宋时“清明”
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9:50   来源: 城市怎么办

清明将至,全国各地百姓除了上坟,扫墓之外,更是把把清明节作为春游的好时节,因此又称踏青节,行清节,三月节,祭祖节等。现代意义上的清明习俗则是承袭宋代清明,寒食之风而来的。

一,宋时清明的由来

宋代的清明节由古代的上巳节,寒食节及清明节演变融合而成。上巳节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节日,刘维治先生在《从唐诗看唐代三月三上巳节俗的流变》一文中说:“三月三,这个古老的节日,早在周代就有了。”《周礼·春官·女巫》中也有提到“女巫掌岁时拔楔衅浴”。“拔楔”(就是到水中洗浴,以拔除过去一年中的污渍与秽气)是上巳节的重要节日习俗之一。

上巳节形成于周及春秋时期,秦汉时期开始流行于世,至魏晋六朝时期固定于“三月三”,到了唐代及宋代,娱乐气氛占据主导地位,成了一个踏青游玩的日子。值得一提的是,上巳节的踏青饮宴与清明扫墓后的春游娱乐是分开的,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合二为一,上巳节郊游踏青的风俗便融入到清明节习俗之中。

寒食节是冬至后的105日,所以又称为“百五节”或“一百五”,在时间上稍微早于清明而与之紧密相连。关于寒食节的起源主要有两种说法:学界认为寒食节源于周代的禁火之制;民间则比较流行介子推的传说,认为寒食节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晋国人介子推而设。

山西地区最早实行“寒食”,而且为时一个月。但由于该地区冬长寒冷,长期冷食不利于身体健康,汉魏时期都曾经出现过禁止寒食或缩短寒食时间的规定。唐玄宗开元二十年(732年),诏令天下“寒食上墓”。因寒食与清明相接,后来就逐渐转成清明扫墓了。宋代禁食时间为3天,且定为全国性节日,但各地重视的程度有差异,以宋代河东地区(今山西省)最盛。

何谓“清明”?《岁时百问》记载:“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而明净。故谓之清明”。清明节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,首先它是二十四节气之一,之后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演变成一个全民性的节日。在唐之前,它一直作为一个节气存在着,指导农事生产,是古代开展农事活动的一个参照。至唐时,清明节开始正式成为一个节日,传承和变异相统一。唐以后清明节逐渐融合了时间相近的上巳节,寒食节的习俗演变成为一个以踏青,扫墓为主的节日。

二,宋时清明的习俗

唐代的寒食节除了上坟扫墓外,尚且还有打秋千,蹴鞠,斗鸡,镂鸡子,走马等娱乐活动。到了宋时,清明节成了寒食节的一部分,也就是说,清明节和寒食节是连在一起过的。“清明节在寒食第三日,故节物乐事皆为寒食所包。”

宋时清明节地位逐渐上升,寒食节的地位相应下降,在宋代清明节踏青之俗远比唐代还要兴盛。人们趁着春光明媚的时候,尽情游山玩水,赏花探景,饮酒作乐,一些文人在节日时进行集会,集会上创作的诗文同时又促进了节日文学的发展,此外有“田野如市,往往就芳树之下,或园囿之间,罗列杯盘,互相劝酬,都城之歌儿舞女,遍满园亭,抵暮而归”,真可谓是“笙歌鼎沸,鼓吹喧天”。

宋代都城东京清明节的活动十分丰富,民间有做“子推燕”,为子女“上头”等风俗;而在官方,皇帝和宗室则派人前往帝陵进行墓祭,尤其是军乐队活动,别为一景。士庶到郊外尽情游玩,城内市场异常热闹。不仅如此,南宋都城临安的清明节也颇有氛围,据《梦梁录》卷二“清明节”记载:

清明交三月,节前两日谓之“寒食”。京师人从冬至后数起至一百五日,便是此日。家家以柳条插于门,名曰“明眼”。凡官民不论小大家,子女未冠异者,以此日上头。

寒食第三日,即清明节。每岁禁中,命小内侍于阁门用榆木钻火。先进者,赐金碗,绢三匹,宣赐臣僚巨烛。正所谓钻述改火者,即此时也。禁中前五日,发宫人车马往绍兴攒宫朝陵。宗室南班,亦分遣诸陵行朝享礼。向者,从人官给紫衫,白绢三角儿,青行缠,今亦遵例支给。

至日,亦有车马诣赤山诸攒并诸宫妃王子坟堂行享祀礼。官员士庶俱出郊省坟,以尽思时之敬。车马往来繁盛,填塞都门。宴于郊者,则就名园,芳圃,奇花异木之处。宴于湖者,则彩舟画舫,款款撑驾,随处行乐。此日又有龙舟可观,都人不论贫富,倾城而出,笙歌鼎沸,鼓吹喧天。虽东京金明池,未必如此之佳。滞酒贪欢,不觉日晚,红霞映水,月挂柳梢,歌韵清圆,乐声寮亮。此时尚犹未绝,男跨雕鞍,女乘花轿,次第入城。又使童仆挑着木鱼龙船,花篮闹竿等物归家,以馈亲朋邻里。

杭城风俗侈靡,相尚大抵如此。

这里描述了南宋都城杭州“清明节”“寒食节”的官民皆“朝陵,省坟,以尽思时之敬”的风俗,与东京开封有异曲同工之处。但地处水乡的杭州不仅多了“龙舟”“彩舟画舫”等江南风情,就连“钻隧改火”风俗也独具特色。

今夕承昔日,昔日似今朝。风景清明后,云山睥睨前。更有一句“杭城风俗侈靡,相尚大抵如此”,可见南宋杭州城的清明节百卉千葩,盛况空前。

参考文献:

[1](宋)吴自牧著.梦粱录[M].杭州:浙江人民出版社.1984.

[2](宋)陈元靓撰;许逸民点校.岁时广记[M].北京:中华书局.2020.

[3](宋)孟元老撰;李士彪注.东京梦华录[M].济南:山东友谊出版社.2001.

[4]朱瑞熙.宋代的节日[J].上海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1987(03):74-80.

[5]邓启铜,诸华著.周礼[M].北京: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.2017.

[6]周密撰;傅林祥注.武林旧事[M].济南:山东友谊出版社.2001.

[7]张丑平. 上巳,寒食,清明节日民俗与文学研究[D].南京师范大学,2006.

[8]张勃. 唐代节日研究[D].山东大学,2007.

[9]刘维治.从唐诗看唐代三月三上巳节俗的流变[J].民间文学论坛,1997(02):32-34.

[10]马玉臣.宋代的清明节[J].寻根,2011(02):31-35.

供稿:李湛栋  

审核:施 剑

  作者:  编辑:陈俊男
Baidu